"

欢迎光临⚽ope电竞游戏首页✅亚洲权威-信誉品牌-游戏公司✅ope电竞游戏首页_多款游戏集于一体_顶尖原生app_ope电竞游戏首页|非常注重玩家体验⚽邀请您入住��️‍��

<sub id="xrvrj"><address id="xrvrj"><listing id="xrvrj"></listing></address></sub>

<address id="xrvrj"><address id="xrvrj"><nobr id="xrvrj"></nobr></address></address>
<address id="xrvrj"></address>

      <address id="xrvrj"><address id="xrvrj"><listing id="xrvrj"></listing></address></address>

      <noframes id="xrvrj">
        <address id="xrvrj"><th id="xrvrj"><meter id="xrvrj"></meter></th></address>

        <noframes id="xrvrj">
        <sub id="xrvrj"><listing id="xrvrj"></listing></sub>

        <sub id="xrvrj"></sub>
        <form id="xrvrj"></form>
        "
        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诅咒

        本文作者: 2天前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诅咒

        诅咒

        诅咒

        诅咒

        我妈妈有三个堂兄弟,在农村务农,我妈嫁出去后就在外地参加工作,算是国家干部,生活相对宽余一些,所以也?;嶙手鎏眯值?,事情就发生在三个堂兄弟也就是我的堂舅父的身上。

        那是五十年代未,大舅父很早成家,已独立门户,三舅父刚结婚不多久,还未分家出去,而二舅父的人有点迟钝,有点“少一锤”(这是我们那里说法,就是少点心眼,傻大个)。当地的姑娘不肯嫁给他,还没有成家,所以还是三舅父一起住。

        当时,三舅父在当地农村有一点地位,是村支书,三舅妈更是厉害的角色,里里外外一把手,村里的事她要插上一杠,家里的事更是三舅妈说了算。而老实巴交的二舅父基本上是对三舅妈言听计从的。

        一九五八年全国到处闹饥荒,(也就是毛时代的三年自然灾害时期,现在论坛上左派愤青们和右派精英们常为当时饿死多少人吵得不可开交。)那里农村可能山沟皇帝远,所以虽然穷一些,但倒还有几分粮吃。这样就有外地的饥民流浪到村子里。有一天,有一青年妇女带着约半岁的男孩流浪到村子里,大人与小孩子都饿到奄奄一息了,三舅父是村支书,村里的人自然就叫这妇女找他要吃,三舅父张罗了稀饭咸菜给她吃时,突然发现这青年妇女虽然蓬头垢面,但倒也年轻清秀,心里不由生了一个主意。

        他对她说:“我说这位大嫂啊,你带来一个孩子不容易,这样到处流浪讨饭也不是长久办法,我有一个办法,让你母子安顿下来,有个安定的地方住,能有碗饭吃,如何?”

        那妇女吃点东西下去,终于缓口气,有点精神,便千恩万谢地请三舅父说说那个办法。

        原来二舅父的婚事,作弟弟一直放在心里,但村里的姑娘都知道二舅父是个“少一锤”的傻大个,那个都不愿意嫁他。现在看到这个外地的妇女虽带个油瓶,但年轻也眉清目秀,不如与二舅父作个媒,一来解决了二舅的终身大事,二来还白捡来一个小男孩。

        那妇女也是走投无路了,看到二舅父是老实人,也就同意了这门婚事,这样她就成了二舅妈了。

        二舅妈经过一段时间的调理,身体慢慢康复,人不但精神起来,在家庭中也渐渐进入角色,把家里的事打理井井有条,精明能干一点不逊色于三舅妈。这样,以前二舅父总是被三舅妈吆喝使唤,现在有了二舅妈后就不那么随心所欲了,二舅父似乎也不那么言听计从了。慢慢三舅妈对二舅妈有点不满了,开始是指桑骂槐,后来就公开挑刺,这样两家矛盾就产生了。

        不久,二舅母回很远的娘家探亲,不知什么原因,也许是不方便,也许是怕二舅家里人怀疑,她就把小孩留在家中,自己独自一人回娘家。不幸的是她回娘家后第二天,小男孩就出水痘,并发高烧,当时农村的医疗条件很差,而二舅本身有点傻乎乎的,竟对此事束手无策,任凭小孩子发烧,几天后眼看小男孩不行了,二舅父就慌了手脚,只好找三舅妈帮忙。三舅妈本来对这个外来的嫂子就不满,对捡来的小孩子更是不顺眼,她来到二舅房间看了一眼发烧正抽蓄的男孩,就嚷嚷不行了,要二舅父赶快处理掉,不能让他死在家里。

        每当我妈妈说起这事时,都叹惜一声道:“真是造孽啊,那个孩子如果送到公社那里抢救一下,决不会死去的!”,妈妈还偷偷告诉我,听大舅母说,其实那孩子当时并没有完全断气,就被傻乎乎的二舅父半夜丢在荒山沟里。这事二舅、三舅妈绝对是有责任的。

        二舅妈回来后,哭天抹泪,痛不欲生。不过,这也没有办法,因为男孩子是自己的丈夫亲手埋葬的,只能怨命。不过二舅妈与三舅妈之间的矛盾就更深了。

        六十年代农村的孩子经常是吃不饱饭的,所以常到地里刨些红薯、木薯偷着吃,到过南方农村的人都知道,木薯如果不煮透,人吃了会昏厥中毒的。三舅家当时的小孩子也六、七岁了,一天大人下地,几个小孩子偷偷刨几根木薯放在火里煨熟吃,可能是煨不熟,结果两个小孩子都中毒了,幸运是大人发现及时,抢救过来。这事本来是小孩子不懂事贪吃闯下的祸,可是三舅妈不知怎的,一口咬定是二舅妈害她家的小孩!

        不知是自己处理那死去男孩子的事上作了亏心事,还是出于想把二舅妈赶走的心病,从此,三舅妈总说二舅妈心狠,会下毒害她家的小孩子,整天提心吊胆,疑神疑鬼。

        有一天,二舅妈进了趟厨房喝口水就出去了,三舅妈就马上跟入厨房,不一会,三舅妈就捧着一碗粥,到村大队部去,一边嚷嚷着,说二嫂在她家粥里下了“六六粉”,要毒死她与她家的小孩子。要村支部捉拿那下毒的坏女人!

        “六六粉”是当时很常见的一种剧毒农药,由于残留量大,现在农村已严禁使用了。要知道粥里放下这种“六六粉”农药,那种刺鼻味道连猪狗都不愿意吃,更不用说是小孩子,所以当时村里的人在背后纷纷议论说,如果是二舅妈下毒,绝不会傻瓜到用六六粉这种农药放在粥里,因为放在粥里连猪都闻到有一股臭味不愿意吃,这样又怎能毒到人?

        可是当时村支书正是三舅父,三舅妈又自恃是村支书的婆娘,口口声声要严惩凶手,要把二舅妈这个阶级敌人拉出去批斗审问。那时的年代,阶级斗争是天天讲日日讲,毛主席老人家常说:阶级斗争一抓就灵。所以从中央到农村,阶级斗争这根弦是绷得很紧的。既然村里出了下毒的阶级敌人,又是村支书老婆亲自揭发,要大义灭亲,斗争自己的二嫂,村里的党员们也无话可说,更重要的是,二舅妈是外乡人,村里更没有一人帮她说话,二舅父又是一个傻乎乎的人,也不知道为自己的婆娘说话。结果,二舅妈就这样背着这“莫须有”的罪名被村里的民兵拉去拷问批斗。

        二舅妈是个精明倔强的人,当然不会承认她下毒,这样拷打了几天,也问不出结果,村大队的民兵们也拿不出真实过硬的证据,加上大家也心知肚明这两妯娌之间的矛盾,最后不了了之,放人了事。

        可是三舅妈看到下毒这事不了了之,又转过来威胁利诱二舅父,逼二舅父要与二舅母离婚,把二舅妈赶出这村子里。二舅妈被民兵放回来几天,三舅妈不是指桑骂槐,就是哭天抹泪,整天逼丈夫做傻哥哥的思想工作,不要与阶级敌人同住一屋檐,并再而三唆使二舅父离婚,说离婚后,婶娘找一个更好的婆娘给你。总之,最后二舅父真的与二舅妈离婚了。

        听我妈妈说,当时,二舅妈离开这个家时,指天发誓,诅咒三舅妈说:“我的男孩你见死不救,现在你又陷害我,逼我走投无路,你一定得到恶报的。我不会离开这里,我一定要亲眼看到你怎么得到报应!如果老天有眼,一定让我看着你头顶生疮,脚底流脓地腐烂而死去!没有一个人给你送终!”

        后来,二舅妈果然嫁到离家不远的对面村去,并扬言她不在乎嫁给谁,只要能让她亲眼看到诅咒是否得到报应,就甘心情愿!

        这样,三十多年过去了。九十年代时我见过三舅妈,那时她已是六十多岁了,可是那背脊梁却象骆驼一样,人几乎弯成90度,走路是看着地面走的,真是可怜呀。

        大约是一九九0吧,舅父出了车祸死去了,三舅妈也年纪老了。这时,那个曾经是我二舅妈的诅咒似乎开始奇异地应验了:

        首先,三舅妈与三个儿媳妇不和,整天吵嘴,结果都被三个儿媳妇赶出了门,女儿在城里,她到城里住,又看不惯女儿与女婿的亲热,又与女儿吵闹,逼女儿离婚,这样当然住不下,结果只能自己一人孤苦伶仃过了。

        其后,她得重病了,可是没有一个儿女肯去照顾她,没人给她治病,整天在老房子里痛苦呻吟,我妈妈与其他亲人都看不过眼,回到老家里找来三个儿子协商赡养问题,结果不是你推就是我托。

        最后,二儿子同意由他照看,但条件是决不能搬进二儿子家中住,要三舅妈自个住,二儿子上门照料。由于二儿子是个十分贪杯好酒的人,说是他照看母亲,实际上是贪图其他兄弟姐妹大家集来的赡养费,所以每月赡养费一交到,就沽酒买肉,酩酊大醉,根本就没有好好照看自己的母亲!每天把饭一丢在母亲的床前就出去了,根本说谈不上是照顾!

        听我妈妈说,有一次她去看三舅母,看见她一个人蜷曲在破烂的床上,已经不能自己起身了,屎尿都拉在床上,满房子充斥刺目的屎尿味,也许一两个月没有洗澡了,身上到处被蚊子叮得起肿块,有的肌肉都溃烂了,多处地方生疮流脓,令人惨不忍睹!

        到最后,二舅妈死了时候,真的没有一个子女在身边送终,死后几天才发现她去了,死时浑身都腐烂流脓。我妈说到这种惨境,曾长长叹气道:“报应啊,那个女人的诅咒真的应验了?!?/p>

        而二舅父这个傻大个,这几十年来也不好过,先后娶过两门亲,第一门娶的女人是傻子,不久跳河了。第二次娶回的是个眼瞎的女人,总算生了几个儿子和女儿,可是,每一个儿子,一到十二、三岁就发生意外死去,有一个儿子是吃木薯毒死的,有一个儿子是下河洗澡被淹死的。最后一个儿子,家里人都担心他过不了十二三岁,就让他到大舅父和其他亲戚那里养,后来我妈也养过他一段时间,到我家里住了一年多,这样到了十六岁才回到二舅父家中住。听农村老人说,幸好这唯一的儿子离开他家给别人养,要不他也过不了十三岁!

        三舅妈的晚年惨境,妈妈一直认为是那女人的可怕诅咒导致的?!〉腋鋈巳慈衔?,这不是诅咒的应验,而是因果的报应。

        太上老君说过:“祸福无门,惟人自召”;佛也说过:“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来世果,今生作者是?!倍癖ǘ际亲约焊姓倮吹?,如果自己不作恶事,别人怎样诅咒,也无损自己。正如佛说:“恶人害贤者,犹仰天而唾,唾不至天,还从己堕”。但自己做了恶事,又不及时醒悟忏悔,不行善积福,那当然吉庆避之、恶星之灾。

        我后面当然什么也没看到,小妹看到我这样子感到很滑稽,嘻嘻笑起来,说道:

        “你紧张干什么,我的幻觉而已嘛。大惊小怪的!”

        小妹接着说:“以前我读高中前我的幻觉还利害呢,上课时总是看见她,看黑板她就出现在黑板上,看书她又出现在书本上,精神总是集中不了,唯一只有看老师时,才不见到她?!?/p>

        我很紧张:“那你现在总是一直看到她呀?”

        小妹:“是呀,看到那里,她都出现在那里,很清楚耶。红通通的脸,两眼巴巴,很凶呢?!?/p>

        我说:“你看我时,见不见她?”

        小妹:“不见,只有看人的时候才不见?;褂?我精神集中想一件事时候,就不大注意这幻觉?!?/p>

        小妹有点抱怨地说:“真是怪耶,我与黄某某并不熟,不知道为什么这几总是看见她!想不想她,都看到她.”

        我真的差点晕去,真是傻得可爱的小妹啊,这是撞邪见鬼!她竟一点不在乎,一点不害怕,不知她这几年是怎么过的。这种事她不明白,父母不在意,同学工友也不知道,难怪她的身体总是那么孱弱,原来是个鬼魂一直跟着她!

        那时我刚工作,还没有机缘接触佛法,不过当时我正痴迷周易,一些有关鬼怪的书籍看过不少,也听人谈过鬼神这些东西,对这些东东多少还是了解些,不象小妹那样懵懂无知!

        我气急败坏地对小妹说,她肯定是撞邪见鬼了,根本不是什么神经衰弱,也不是幻觉??吹轿移卑芑档难?,又是指天发誓,又是急不择言,小妹终于有点相信了,也有点害怕了,央求我想办法。

        说实话,当时我社会阅历很少,对这种事也不知怎么办好,只懂得口是心非地安慰小妹,其实自己心里却没有什么底气,倒是小妹虽然有点害怕,却远没有我那么慌张,所谓见怪不怪吧。

        我突然想起以前听人说过狗牙可以辟邪,估计鬼是怕狗牙的。我有一个同事前段时间与人家一起杀狗吃肉,回来曾向我炫耀过他拔下的几根狗牙,说市场卖的狗牙装饰物驱邪功力不行,因为市场卖的那些狗牙都是从煮熟的狗头上拔下的,而他的狗牙是从刚杀死的狗生生拔出来的,所以驱邪的功力肯定很利害云云。

        我赶忙去找那同事,同事也很慷慨,知道我是英雄救美,二话不说四根狗牙全都给我,还送多一条红线。我回去宿舍后,把四根狗牙绑好成一串,象手链一样让小妹戴在手腕上。小妹见那狗牙手镯也蛮可爱的,也欣然戴上。

        就在小妹准备回工厂宿舍时,她突然对我说:“四哥,真怪啊,我看到那黄某某竟然笑起来了。刚才没有戴这狗牙手链时,她是凶巴巴地盯着我看,现在我看到她脸上却是满面微笑了?”

        我又一次惊愕了:“真的?”

        小妹认真对我说:“骗你干吗?她确实是笑了,未戴这狗牙时,她的脸膛红润,眼光凶巴巴的,现在她笑了,脸孔也没有那么红润了。呐,我看到清清楚楚?!毙∶靡槐咚?,一边虚指着前方的墙壁。

        说实话,如果不是我亲身经历,打死我也难以置信。以前我是听过什么鬼迷人、鬼附身、鬼打墙,但从没有听过这么怪异离奇的事,而且是真真实实发生在自己身边的熟人身上。当时,我真的是吓得浑身直冒起鸡疙瘩。

        经过这件事后,才让年轻的我切身感受到,原来鬼魂这些所谓迷信愚昧的东西,竟还真的存在,并非人们想像和幻觉,而且离我又这么近,这么真实。这件事也成为我以后学佛信佛的主要原因之一。

        送走了小妹和她工友后,我一直寻思着给小妹驱鬼。几天后,我与几个哥们聊起此事后,有一个哥们是当地郊区的人,他说他那里有一个远房亲戚会点法术,不过这亲戚是某小厂的工人,并时一般不给人做法事,有事一般都是夜晚去找他的。

        晚上,我们一行四人找到了莫师傅,莫师傅是四十岁左右的年纪,很普通工人样子。听到我们叙述的情况后,叹气道:

        “你们年轻仔真不懂事,这种事为什么拖到现在才找师傅解决?”

        小妹:“我找医生说幻觉,我爸也是说我学习压力大,从来没有想到见鬼的事?!?/p>

        莫师傅:“鬼附身是最损你的阳气,虽然它不一定要害你,但它没有地方去了,只有跟着你了。阴间的东西怎能让它跟着你呢?这样会生病的?!?/p>

        小妹:“是啊,自从我看见她的鬼魂后,身体就一直不好,高中还停学一年,真是衰??!那个黄某某与我也不很熟,并时也不要好,为什么总跟我,而不跟她的亲朋好友和家人呢?”

        莫师傅:“不一定是你与她要好就跟着你,主要是她被淹死后,不能投胎,要找一个寄主,可能当时你的士气低,阳气不能压住阴气,所以她就跟着你了。如果你近水你还有生命之忧!”

        小妹一拍额头说:“是了,以前读初中时,我总喜欢在小河边发呆,有时真想与那美丽的小河融化一起,而且我这几年只要做梦,都梦到家乡的小河?!?/p>

        莫师傅听了,连声叫“侥幸,侥幸!”。闲话后他就开始作法,口中念念有词,然后,用毛笔在黄符纸上写了两张符咒交给我们,并交待我们在小妹睡觉前,焚香,口喷清水向鬼方,然后,还按他教的一句咒语诵读一遍,用一铁钉连同一块肥皂与此黄符一起钉住,然后用一小盒子装好,放在小妹床头上,这样就会永不见那鬼魂。

        我们给了一封包他后,千恩万谢地离开莫师傅。

        由于天黑了,小妹不敢回到自己的宿舍去作法,只好到我的宿舍作法。我们按照莫师傅的办法照做一遍(可惜那咒语我不记得了。)然后用木盒子装好那黄符交给小妹拿回自己的床上放好。

        过了第三天,小妹打电话来说,果然,那鬼魂已很模糊了,看不清了,好象远离她一点了,而且这三天的梦也很奇怪,连续三晚都梦到她初中到高中、打工的事,以前她的梦从来就离不开那小河!

        我安慰小妹说,那鬼魂以后会慢慢不见了,你的身体也会慢慢好转的,不要过多想这些了。

        不久,我随公司也离开那城市,小妹在那打工不久也回家了。一直到十几年后,我才与小妹重逢,她也结婚了,是孩子的妈了。

        有一次我回家探亲,遇到了小妹,她已经当妈妈了,带着一个小孩,我问起她见鬼的事,她说,现在很少见到那黄某某的鬼魂了,那莫师傅下了黄符后,那个黄某鬼魂模糊了,不清晰了。后来她回到老家,请一个仙婆给她送鬼,当地叫做“问仙”。仙婆在她上香后,就浑身哆嗦让鬼上身,那黄某人居然上了仙婆身附体了,还象黄某一样说话口吻,吓得小妹魂飞魄散,后来那仙婆还要小妹捧着黄某去过“刀山火?!彼退降馗?,但小妹不敢半夜去那里,花了几百元请人家帮捧着灵牌送去,以后那鬼魂确实轻易不见了,偶然也看见,只是模糊一些,不过身体差一些或有病时,还是很清楚地看到那黄某的鬼魂。

        小妹说:“现在我也无可奈何了,反正又不常见,也不管她了,只是为什么她总是不舍得离开我呢?”

        我解释说:“这黄某的神识可能在恶道中受罪受苦,总跟随你,期望你能给她益处,你请那些仙婆神汉作法,只是驱离她远一些不敢近你而已。但当你阳气弱,士气低时,她还会找你。我认为你还是找个法师超度她好一些?!?/p>

        小妹说:“我们这里那有什么法师,而且很麻烦的,不方便啊?!?/p>

        我说:“要不你请一部《地藏经》,诵读三遍或七遍,也能超度黄某她。以后就不会见到她了?!?/p>

        我说,在《地藏经》上说:如果以后众生在梦中或其他时候看到鬼神及各种奇形怪状,有的是哭,有的是悲,有的是啼,有的是愁、有的是叹,这些都是自己一世、二世或十世百世千世以前的父母、兄妹或亲朋好友在恶道中受苦,无法出离,希望能自己的亲朋好友福力救拔他们出离恶道。如果这亲朋好友能在佛菩像前专心读《地藏经》或请人读三遍或七遍,这样,沉沦在恶道的亲属,在读经后即能解脱,自己也不会再见到这些鬼魂。

        小妹听了我解释很感兴趣,向我借了一本《地藏经》看??墒遣沤璨痪镁痛虻缁八呖嗔?,因为我的经书是繁体字,里面有的字她读不了。

        最后,小妹说:这样吧,我马上请了一尊观世音菩萨,你到我家帮我读经,反正经书上不是说请人读几遍也可以超度嘛。

        我答应了,当天晚上我到她家中,让她焚香礼拜大悲观世音菩萨,然后,在观世音菩萨像前,我祈求佛菩萨加持,就恭恭敬敬诵读《地藏经》,小妹则在一旁听我读经。这样,我连续读了三晚,每晚诵读一遍,读完一遍差不多两个钟头。每晚读经后,我都回向给那黄某某,愿她能超拔恶道,离苦得乐,往生善道。

        不过,效果如何我也信心不足。因为,一是我个人的五根不清净,修行持戒也差,德行不足,实在担心自己不能感召到菩萨来超拔黄某;二是在小妹家中读经时,她那小孩子也常吵闹,这些杂务也影响到我专心志致读经。

        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读经后第二天,小妹告诉我有效果了,现在已经看不到那黄某了,连模糊的影子都看不到。就是要回忆起她也回忆不出她的容貌。

        惊喜之余,我叫小妹有空要继续读读这本《地藏经》,既然有了效果就要多读读经,增加自己的的福报,让她与那黄某以后永不相见。我离开老家后不久,我还寄一本简体字的《地藏经》和一本图说地藏经(有点象连环画)给她,希望她能坚持读经。

        近几年,很少与小妹联系,不知那黄某的神识是否出离恶道,小妹是否还看到那黄某某?

        诅咒

        诅咒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赞: (0)
        打赏 扫一扫

        关于作者

        文章数:16195 篇邮箱地址:support@hapjin.com

        相关文章

        ope电竞游戏首页